振兴乳业 光“做大”还远远不够

“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媒体座谈会”今日上午在北京举行。农业部畜牧业司副巡视员王锋在会上表示,下一步农业部将以保障婴幼儿配方奶粉奶源安全为重点,进一步做好奶业生产和生鲜乳质量安全监管工作。

关注“蒙牛收购雅士利”

新西兰LIC公司2012年年销售冻精455万剂,销往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向中国销售2万剂,中国奶业协会年会举办的中国新西兰奶牛育种专场标志着新西兰育种改良公司LIC正式登陆中国。中国奶协秘书长谷继承到会致辞,新西兰国际部总经理JockRichardson、中国农大动科院副教授王雅春、恒天然中国牧场总监孟睿思、新西兰LIC北京代表处北京中昊嘉泰副总布日等行业专家分别作了专题报告。专题会议报告由LIC北京代表处总经理孙柏青主持。参加本次会议的代表接近150人。
谷继承秘书长认为中心奶业将在奶牛养殖和牧场建设,原奶质量控制体系以及奶农培训方面等等三个方面加强合作,达到增强交流与了解、促进贸易、推动两国奶业共同发展的目的。
国际部经理总经理JockRichardson首先介绍了LIC公司成立100多年的发展历程,在人工授精、性控技术、基因选育等领域引领着奶牛育种技术。LIC育种的核心理念是提升奶牛表现,提供信息及技术支持,帮助奶农提高生产力,增加利润,使牧场管理运营更容易,最终提高牧场收益。新西兰动物评估公司衡量奶牛的七大性状依次是乳蛋白、乳脂肪、产奶量、繁殖力、活体重体细胞数、生产寿命长。
作为全球10大奶牛育种公司之一,LIC产品在国际市场的优势主要有是饲料转化率高、乳固体产量高、繁殖力强、生产寿命长、易管理、易饲养、适应性强、杂交优势。
中国农大动科院王雅春副教授报告中指出新西兰有独特的奶牛育种体系,首先有明确的国家育种目标:培育饲料转化率高的盈利型奶牛。其次新西兰拥有全国统一的选择指数,即育种利润指数(BreedingWorth,BW),对7个重要性状的育种值进行经济加权获得。通过完备的牛群信息注册、后裔测定、性能测定、基因组选择等技术,每三周进行一次遗传评估,估计所有生产性状和16个非生产性状的育种值,作为是种公牛选择及牛群管理的重要参考依据。
恒天然中国牧场总监孟睿思介绍了在中国建设牧场的三大成功经验,首先牧场科学规划建设及专业设备很重要,其次牧场运营管理人员的培养需要本体化和专业化,第三是牛群质量十分关键。新西兰奶牛在新西兰放牧条件下虽然单产不高,但是牛奶质量很好。而且,这些牛来到中国实行圈养以后遗传潜力得到发挥,单产水平很高。要保持牛群质量的稳定性,优质的冻精很重要,长期以来我们与LIC公司合作。
新西兰LIC北京代表处副总布日凭借他多年在牛场工作的经验,探讨了牧场的盈利模式,他认为目前中国多数牧场单纯追求高产的做法存在误区,应该制定合理的生产规划,保证牛群的健康长寿。牛群良好的繁殖管理是一切利润的根源,新西兰LIC公司依托其独特的育种体系,在保证奶牛单产的前提下,兼顾奶牛繁殖力的提高和奶牛生产寿命,真正让牧场盈利。
参加会议的主要有蒙牛原奶事业部、北京绿荷牛业、内蒙古奶联社、伊利七牧、山西古城牧业、山东奶协、广东奶协、中国农大、山东农大及新西兰贸易发展局等单位代表。

王锋指出,今年来奶业发展平稳,价格稳定。散户退出加速而规模养殖明显增加。

大了未必强,甚至也一样很脆弱。所以,国企能否承担起振兴国产乳业的使命,还有待市场的检验。市场检验的方式,是充分的市场竞争和严格的质量监管。

王锋表示,近年来,国家农业部一手抓生产发展,一手抓质量安全。通过推进奶牛保准化养殖、加强奶站监管,实施全国生鲜乳监测计划,实施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完善规章制度和规范,强化技术培训以及加强舆情监测和宣传等多种措施,提高了乳制品质量安全水平,促进了奶业发展。

为提振国产乳业质量以及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心,工信部正在主导国内的乳品企业进行兼并重组。

王锋同时表示,下一步,农业部将按照国务院要求,认真贯彻落实《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的意见》,以保障婴幼儿配方奶粉奶源安全为重点,进一步做好奶业生产和生鲜乳质量安全监管工作。

根据昨日的公开报道,蒙牛已经签署了全资收购民营乳企巨头雅士利。也就是说,作为国产乳业巨头继蒙牛之后,雅士利也成为了中粮的一部分。

一是加快推进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今年的项目资金规模已从5亿元增加到10亿元,将重点向婴幼儿奶粉企业奶源基地倾斜,对奶牛场圈舍、挤奶厅和质量检测设施进行标准化改造,提升奶牛养殖水平。

为了推动国产乳企做大做强,工信部召开了乳业行业会议,有关官员现场表态,希望这些企业“谈恋爱”。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有127家乳品企业,处于散乱弱的状态。与此同时,外资品牌,中国乳业市场上占据半壁江山。工信部相关负责人称,争取在两年之内,使婴幼儿配方乳品的十大本土品牌企业的产量占社会总量比例由目前的43%提高到60%以上,五年之后,提高到75%以上。

二是加快实施奶牛改良计划,开展奶牛良种补贴和生产性能测定,做好奶农的技术服务和指导。

100多家乳企兼并重组的话,最后谁是胜者呢?应该是国企占有优势。在现有的情况下,雅士利不太可能以蛇吞象的方式收购蒙牛,而蒙牛收购雅士利则显得比较容易。这一方面因为蒙牛的规模更大,或许也与其变身央企中粮的一部分之后,与民企相比更具融资优势有关。

三是加强奶站和运输车监管,以婴幼儿奶粉企业相关奶站和运输车为重点,开展专项整治,强化许可管理,严格饲料、兽药等投入品监管,实施不合格生鲜乳报告和处理制度,坚决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努力消除质量安全隐患。

蒙牛收购雅士利的价格超过百亿资金,对于一般民企来讲,如此巨额的融资,难度极大。

四是全面实施生鲜乳监测计划,加大婴幼儿奶粉企业相关奶牛场、奶站和运输车抽检频次,检测指标覆盖国家公布的所有违禁添加物,始终保持高压态势,确保奶源质量安全。

因此,在接下来的乳业并购进程中,国有企业应该具有较大的优势。昨日,在沪指下挫的情况下,光明乳业、伊利股份、三元股份等地方乳业国企的股价,都出现大幅上涨,应该与上述背景有关。

五是实施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加快高产优质苜蓿示范基地建设,搞好产销衔接,促进苜蓿基地与婴幼儿奶粉企业奶牛养殖基地配套,让奶牛吃好草,产好奶,从源头上提高奶源质量。

政府以“宏观调控”的方式,增强行业集中度,是企业快速做大的“捷径”。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改变企业的命运。这样的状况,其实并非中国独有,在韩国,三星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做大,也与政府的扶持有很大的关系。三星,现在已经成了韩国的名片。

通过这样的方式,企业做大是容易的,是否能够做强,则还具有不确定性。三星的强,并非仅仅体现在规模上。

另外,乳业,作为食品行业,消费者更关心的不是企业有多么大,而是其产品质量是否足够高。食品企业的产品质量高低,与其规模大小,不存在必然的关系。

想当初,三鹿也是生产奶粉的大型国企,但三聚氰胺这种事件,让这个行业巨头迅速崩塌。这说明,大了未必强,甚至也一样很脆弱。所以,国企能否承担起振兴国产乳业的使命,还有待市场的检验。市场检验的方式,是充分的市场竞争和严格的质量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