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优势,陕豫联动为候鸟保驾护航

  中国绿色时报12月5日报道(记者 王俪玢 通讯员 杨亮亮) 候鸟保护需要群策群力。
  作为我国鸟类迁徙中部通道至关重要的越冬地和集散地,陕豫两地通过多部门合作机制,发挥联动优势,保障了“清网行动”成效。11月25日-29日,国家林业局等七部门组成的督导组到达2016年秋季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情况监督检查最后一站——陕西和河南。
  市地联动,陕西将“一剑两清”常态化   10月18日,在国家林业局召开“打击破坏野生动物保护电视电话会议”当天,陕西省林业厅便在厅网站公布省市(区)及省直管县林业主管部门的举报电话,鼓励社会公众对破坏野生动物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举报,畅通的信息渠道确保随时可以受理群众举报,做到有诉必接、有案必查、有查必果。
  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唐周怀表示,要把“一剑、两清”即利剑、清山、清网3项行动常态化。省林业厅制定下发“一剑、两清”活动方案,形成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长效机制,做到对保护候鸟和打击非法猎捕、非法经营行为的认识和安排不找理由、不留死角、不遗余力;认识到位、宣传到位、清查到位、惩处到位、反馈到位。
  “清网行动”开展以来,在野生动物集中分布区和候鸟迁徙通道等重要野生动物栖息地,陕西省林业厅与当地政府和村民委员会签订鸟类等野生动物保护责任书,建立起长效、规范的保护管理机制,同时,建立奖惩激励机制,落实责任追究制度,对野生动物保护工作成绩显著的单位和个人,将给予奖励。
  保护野生动物需要多部门合力作为。
  陕西省林业厅保护处牵头,协调省森林公安局、省市动管站,抽调14名工作人员组成4个督查组,分赴11个市区进行督导检查。其中,汉中市和宝鸡市开展了“两省两市两县两部门”40余人参加的跨区域联合执法,与接壤省份的有关县建立联动机制;延安市森林公安局侦破“11·7”重大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件,查获非法收购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隼和猫头鹰4只,其他野生鸟类共计700余只;榆林市子洲县森林公安派出所查获非法狩猎野生动物案,利用治安检查站和木材检查站开展联合执法检查;宝鸡市科协、教育局等8个单位联合举办首届“凤舞宝鸡”鸟类摄影展,在各大广场、大型企业和学校共展出50余场次,参观人数达16万人次;省森林文化协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花卉协会和省林协会联合开展“省树、省花、省鸟及最可爱的野生动物”推荐活动;渭南市凭借3个国家级疫源疫病监测站和群众举报相结合的机制,实现了信息畅通,有效保护了候鸟安全。
  “前段时间,我们在交通运输环节对我省非法运输野生动物车辆进行拦截,公安、交通等部门给予了大力支持。保护野生动物的战役需要各部门一起上!”渭南市森林公安局局长王向阳说。
  此外,陕西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还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主线贯穿始终。国内首家VR熊猫体验馆落户西安,馆内集成了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等诸多高科技元素及体验设备、项目,使游客“身处”秦岭栖息地、与大熊猫“生活”在一起变为现实。
  联手打击,河南多部门合作共同出击   集合各方力量形成工作合力,是河南省推动保护野生动物工作最为鲜明的特点。
  11月24日,河南省林业厅、网信办、公安厅、交通运输厅、工商行政管理局和郑州铁路局联合下发《关于贯彻落实国家林业局等部门部署严厉打击乱捕滥猎滥食和非法经营候鸟等野生动物违法犯罪活动的紧急通知》,从5个方面对各市县、各部门进行工作部署。
  9月1日-11月23日,河南省共出动执法人员46705人,清理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场所136处、野生动物加工经营场所337处、检查野生动物活动区域443处。省林业厅组建4个工作组,分赴11个省辖市、4个省直管县开展督导。
  在“大天鹅之乡”三门峡市,市人大专门研究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白天鹅及栖息地保护的决定》,并将每年的11月22日定为“白天鹅保护日”。
  随着三门峡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力度不断加大,周边群众爱鸟护鸟意识不断增强,来三门峡市越冬的大天鹅数量从20世纪90年代的几十只增加到现在的万余只,三门峡成为大天鹅在我国的主要越冬地。“为了保护大天鹅,三门峡市全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市民们都非常配合。”三门峡市林业和园林局局长张建军说:“为保护好大天鹅,我们坚持管理处、管理站、义务巡护员三级巡护制度;委托河南省林业调查规划院编制《白天鹅及其栖息地保护五年规划》。三门峡是大天鹅保护之乡,就要对得起这块金字招牌。”10月底,三门峡市通过特情和豫陕界公安检查站的警务协作,查处了非法运输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虎皮鹦鹉重特大刑事案件,收缴虎皮鹦鹉活体500只。
  在洛阳市孟津国家级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市政府直属机构孟津黄河湿地局与森林公安局开展多次联合执法,建立黄河湿地保护警务室,重点对保护区乱捕滥猎和非法经营鸟类行为进行查处,不定期对鸟类经营场所以及野生动物栖息地进行检查,确保候鸟安全越冬迁徙。此外,为确保候鸟春季迁徙前的食物供给,孟津黄河湿地局与保护区周边农户达成保护共识。在春季,农户允许候鸟在农田里采食青麦,由政府按面积给予农户相应补贴。秋季收获时,农民仍享有剩余收成。政府主动补贴农户,既保障了候鸟春季迁徙食物安全,又扭转了候鸟等野生动物肇事补偿的被动局面,在候鸟保护方面营造出政府社区共管的良好局面。

宁夏、甘肃、内蒙古三省(区)沙漠化治理成效显著 从“沙进人退”到“人沙和谐”

  “一夜工夫,黄沙就堆上了房顶,喝醉酒的人顺着沙丘走上自家屋顶,不小心就摔断了腿!”11月30日,盘腿坐在热炕上,50岁的刘恩向记者述说着刘窑台村曾经的模样。
  这个村位于宁夏吴忠市盐池县青山乡,坐落在毛乌素沙地边缘。刘恩的描述,勾勒出茫茫沙海边,村民们在风沙里讨食的画面:“一茬种子下去,长出几棵小苗苗就被风刮跑了,再种,又刮跑。一年种个四五茬,一亩收上几十斤糜子。一有风就刮起沙尘暴,眼睛都睁不开,人住不下了,只能挪窝子。”
  种树种草、治理小流域、草原禁牧……被沙害苦了的刘窑台村男女老少齐上阵,治沙保土恢复生态。成片的沙柳、柠条终于在春风中顶出了嫩黄的芽苞,3万多亩沙地披绿。
  推开门出去,风挺大,但不见沙,湛蓝的天空让人陶醉。如今,刘窑台村60多户人吃上了“生态饭”,旱地变成400多亩水浇地,政府扶持安上了滴管,节水又省力。算上每年的退耕还林、退牧还草补贴,一年人均收入超过8000元。
  行走在宁夏、甘肃、内蒙古等土地荒漠化和沙化防治重点区域,记者目睹了不少发生沧桑巨变的“刘窑台村”。
  在人类活动和气候变暖的共同影响下,宁夏、甘肃、内蒙古等北方地区,一度面临“沙进人退”的严峻形势,人们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在一些地方,遮天蔽日的“黑风暴”,曾经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监测数据显示,上世纪末,我国荒漠化土地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
  如今,一个个草方格压下去,一株株草木长出来,一群群牛羊进棚圈,一座座流动沙丘被遏止,肆虐的风沙开始收敛。经过长期不懈努力,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等重点生态工程持续取得进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作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策以来,宁夏、甘肃、内蒙古等地区的国土绿化和荒漠化、沙化防治力度进一步加大,土地沙化逆转速度不断加快。
  根据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结果,宁夏、甘肃、内蒙古都保持了可喜的“双缩减”态势。与2009年第四次监测结果相比,截至2014年,三省(区)荒漠化土地面积减少71.81万公顷,这相当于北京核心区面积的77倍;三省(区)沙化土地面积减少45.51万公顷,这相当于63万个11人制标准足球场的大小。
  从“沙进人退”到“人沙和谐”,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一条生态恢复、生产发展、生活改善的道路,正越走越宽广。(记者 刘毅 朱磊 银燕 吴勇)

  马云平和妻子王长荣最相像的,除了黝黑的面庞,就是手掌。布满老茧的手掌,讲述着二人的抗沙故事。
  今年62岁的马云平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多伦诺尔镇新民村的村民,家在浑善达克沙地南端的一号沙带上。2000年,他主动承包了村里的3700亩沙地。16年过去了,夫妻俩像战士一样,坚守不退,靠双手把不毛之地变成绿洲。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地处滦河源头的多伦县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全县风蚀沙化面积一度占到土地总面积的87%,防沙治沙刻不容缓。
  夫妻两人手挖肩挑栽树苗,怕风把树苗从沙窝里吹走,夫妻俩又捡来石头,靠着根部围住树苗作为支撑。当黄柳种植成网格沙障,再种植杨柴、沙蒿等固沙植物。在沙窝里行走艰难,夫妻俩背来一筐筐牛粪铺出了一条小路。就这样,周而复始,昔日的黄沙渐渐染上了绿色。
  十几年来,多伦县也逐步确立了坚持因地制宜、因害设防,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草则草的原则,一手抓种树,一手抓禁牧,多措并举对沙化土地进行综合治理。通过十几年大规模生态建设,多伦县林地面积由2000年的54万亩增至现在的293万亩,占土地总面积51%,森林覆盖率提高到现在的31%;项目区林草植被盖度提高到85%以上。
  “当时的信念就是再也不能窝在沙窝子里过日子了!即使没有收入,也要为子孙留下一片绿色。”马云平朴实地说,“乡亲们都说我干的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是眼光长远的好事,但对于我来说,植树让我觉得心里稳当。”(记者 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