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农村医疗:乡村医生签约成主体

农村医疗的乡村医生与农村居民关系密切,在农村地区,乡村医生在乡镇卫生院团队支撑下,他们成为家庭医生式服务的签约主体。

在提高农村医疗卫生保障水平方面,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补助标准从年人均320元提高到380元已完成,梅州市基本医疗保险异地就医即时结算联网医院从6家增加到12家,将于11月底完成扩大结算范围工作。此外,在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力度方面,完成了32户华侨农场危旧房改造工作,32套房子已经入住。

广州市民政局巡视员易利华1月19日称,今年将完善社会救助政策,出台实施新的《广州市医疗救助办法》,将年度最高救助标准提高至35万元,并将符合条件的外来务工人员纳入医疗救助范围。在外来务工人员原来慈善医疗救助3万元的基础上,其年度最高救助限额可达8万元,加强农村医疗建设。

图片 1

通报显示,在提高保障底线民生方面的完成率最高,5项任务已有4项完成。其中包括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标准从没人每月80元提高到100元;城镇和农村低保补助人均月补差水平从334元、148元分别提高到375元和173元。

广州市民政局社会救助处处长李志雄称,广州目前享受医疗求助的困难群体有14万人,其中包括重度残疾人,低保、低收入和职业病病人等。新《办法》还扩大了医疗救助覆盖面,将优抚对象、三四级精神智力残疾人等纳入困难民众救助范围。

资料图

梅州市政府新闻发言人蓝汕兴表示,上半年梅州市十件民生实事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存在个别项目征地拆迁进度慢、项目资金缺口较大,和因等待中央、省政策出台而影响工作任务进程的问题,下一步将制订针对性措施,加快工作进度。

从2009年开始,广州在内地率先开展因病致贫医疗救助、慈善医疗救助,2012年出台《广州市医疗救助办法》,建立了包括资助参保、重特大疾病救助制度等在内的覆盖全体居民的医疗救助体系,实现了困难民众住院医疗费用直接减免。从2009年至2015年底,全市共实施医疗救助234万人次,支出救助金额约10.02亿元。

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中心卫生院院长胡斌介绍,九龙镇中心卫生院目前已建立了13个家庭医生团队,有70多名签约家庭医生,总签约率70%,重点人群签约率近100%。每个家庭医生团队由责任医生、护士、公卫人员、乡村医生等3—5人组成。根据各村居委的服务人数和范围,每个家庭医生团队负责1—3个村,借助各村的卫生站和乡村医生的就近优势,提供上门服务,转诊随访都有家庭医生跟进。

易利华称,广州已连续5年提高社会救助标准,2015年城镇和农村低保标准统一提高到650元,今年将提高到720元以上。同时,将会探索实施支出型贫困救助,制定救助指数,有针对性地建立帮扶机制。

今年1月以来,韶关市新丰县全面推行家庭医生式服务试点工作,在基层医疗机构建立了36个家庭医生式服务团队。这些团队也是以乡村医生为主,由全科医生、公共卫生人员、全科护士及乡村医生共同组成。目前,新丰县有29个村(社区)开展了家庭医生式服务工作,村(社区)覆盖率为19%,试点村(社区)签约率为12.69%。

据介绍,广州还将通过设立因病致贫居民预受理制度,缩短审批时间;建立医疗救助预备金制度,方便居民零星报销,简化报销手续。

服务费或由三方负担

广州市沙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省社区卫生服务示范点,在探索家庭医生式服务模式上走在前列。据介绍,该中心有35个可签约医生,目前已建立了三大服务团队,每个团队有10多人,由高年资全科医生、专科医生、公卫医生、副主任医师和护士组成,目前已签约4000余人。

何素晖坦承,在进行家庭医生式服务模式的探索中也遇到一些瓶颈,其中之一是未建立起社区基层卫生人员的工作激励机制。

目前居民进行家庭医生式服务签约时,并不收费。如果医生上门出诊,无论多少人上门,仅收15元/次的出诊费。“基层卫生服务中心收支两条线,工作人员都遭遇了收入的‘天花板’。”何素晖说。

前不久,我省出台了《广东省城乡家庭医生式服务试点工作指导意见》,根据方案,各家庭医生式服务试点正在按要求建立签约激励机制。这份文件指出,家庭医生式服务团队按服务协议约定的项目为签约居民提供家庭医生式服务,通过签订服务协议按年收取服务费,服务费由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经费和签约居民个人共同负担,有条件的地方财政可予以支持。

省卫计委基层指导处负责人透露,目前正在拟订方案,东莞、中山、萝岗三地将作为试点,探索按签约人头付费给家庭医生团队的激励方式。“如果签约按人头付费,考核会越来越严格,但仍然是基层医生的福音。”何素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