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供应充足价格下跌 后期情况将好转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进入11月,山东地区生姜价格出现了持续下降,销售不畅,呈现供多需少态势。11月下旬后,这种情况逐渐出现好转。有种植户认为,“供多需少”的局面难以改变。生姜走货不畅的情况到底严不严重?后期生姜价格还会上涨吗?10月下旬开始,华北、东北的鲜姜采挖量逐渐增大,山东种植户张敏特意赶回老家,帮助自己的父亲处理刚刚挖出的鲜姜。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统筹兼顾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扶持小农户,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把小农户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对2022名受访者的一项调查显示,84.0%的受访者支持大力发展便利店,51.0%的受访者期待连锁便利店进农村。

张敏:我们种了2亩多,今年好便宜的,三四块钱一斤。

如何将小农户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破解小生产与大市场的矛盾?在近日召开的第十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上,与会专家认为,要解决农村贫困、实现农民增收,就要借助企业的资金、技术、人才、信息等优势,把个体分散的小农户整合起来,与现代农业发展接轨,共享改革发展红利。

创造条件促使连锁便利店开进农村,可谓一举多得。这除了能满足村民们的日常消费需求之外,还有助于商业连锁企业进一步拓展农村市场。此外,依托连锁便利店,相关企业还可以承载更多社会功能,延伸其他方面的服务触角。比如,支持便利店售卖报纸杂志,方便村民文化阅读;在便利店设置自助银行设施,方便村民扩大金融消费;在便利店推行农村相关税费、补贴等代扣代缴、划转服务,协助农村进一步完善乡村治理等。

张敏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家的生姜没有受到天气影响,质量也不错,在市场上算是抢手货。虽然今年价格和去年相比还便宜了一点,但能卖到这个价钱已经相当不错了。在山东昌邑宏大市场,记者看到,最近几天生姜的上货量明显增加,价格也出现了持续下降,特别是11月上旬,水洗生姜的最低价已经下降到了每斤2块4。不过,11月下旬以后,这种跌价的状态开始得到好转。

贵州省大方县有“中国天麻之乡”的美誉。大方天麻的天麻素含量高达1.2%,是国家药典标准的6倍。51岁的当地农民熊贤举,种了十多年的天麻,走了不少弯路,吃了不少亏。

尤其要看到,一段时间以来,个别农村地区成了假冒伪劣商品集散地,小超市、小卖部、集市里的山寨食品泛滥。今后如果连锁便利店在农村地区越来越普遍,凭借其相对规范严格的商品质量管控体系,可在很大程度上狙击农村假冒伪劣商品,帮助广大村民提升消费质量。

卓创分析师刘帅:进入11月份,山东生姜产地价格持续下跌,而后止跌趋稳再反弹。昌邑宏大市场水洗生姜主流价格2.50~2.90元/斤,较月初的2.60~2.90元/斤相差不大,较本月最低的2.40~2.70元/斤偏高5.88%;安丘黑埠子市场带泥一般货源均价1.45元/斤,较月初均价1.70元/斤下跌14.71%,较本月最低的1.35元/斤偏高7.41%。

熊贤举:开始栽的时候是在房前屋后栽,栽块茎,失败了,没效益。

为了让便利店更好地“上山下乡”,使之在城乡联动中进一步做大做强,要积极创造条件,让更多连锁便利店经营者瞄准农村主动“走出去”;另外,作为农村地区的基层政府管理部门,也应主动营造宽松的发展环境,积极把连锁便利店“请进来”,从而使连锁便利店与农村、村民各取所需,各自获益。

除了价格下跌以外,近期,市场上生姜的销售情况也不是很理想。11月上旬,山东产地黄姜的采购客户并不是很多,但农户的货源却在正常供应,冷库的黄姜也一直持续出售,所以整体走货很慢,这直接导致了生姜的价格行情出现下跌明显。

据了解,当地群众早在七十年代末就开始了人工种植天麻,但大多只是在自家房前屋后小规模散种,没有真正形成整套种植技术,收成只能听天由命,产业一直不成气候,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全国天麻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贵州乌蒙腾菌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光文:

刘帅:11月份,北方黄姜农户抗价观望心态减弱,倒井卖姜意愿增强,冷库储存商积极出售库存货源,南方小黄姜新姜上市量也逐渐增大,生姜产地货源供应充足。从需求面看,国内批发市场走货一般,销量多维持全年低位,外贸出口需求不温不火,冷库储存商收储热情也明显低于去年同期,资金人气不足,生姜市场整体需求不佳。货源供应增多,市场需求偏弱,导致价格行情走低。

张光文:我们的天麻要种植需要大量种源。搞有性繁殖以后,种源有保证,这是一个突破。

不过,11月下旬开始,这种供多需少的情况也开始出现明显好转。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易和售卖,目前,山东市场生姜上货量已经逐渐趋稳。记者发现,生姜虽然数量充足,但是质量较好的货品仍然比较稀缺,而这也给了生姜价格回弹的空间。

种源问题解决了,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2003年,大方县九龙天麻开发有限公司在羊场镇穿岩村建立了仿野生天麻种植科研基地,研究并推广仿野生天麻种植。公司总经理文平说,目前,以“公司+合作社+种植户”模式种植已达10000多亩,参与农户1000多户。

刘帅:经过了前期的集中出货,11月下旬,农户老姜库存销售压力得以缓解,卖货心态趋稳,产地生姜上货量减少,再加上产地好货紧缺,要价偏硬,行情再迎反弹。11月中下旬,冷库黄姜成为外贸出口的主要供应渠道,冷库货源消化也明显加快。

文平:最早的时候我们是用的四六分成模式,公司提供种苗,老百姓提供劳动力、土地,公司占六,老百姓占四。现在是五五分成,对精准扶贫户四六分成,公司占四,老百姓占六。

尽管如此,分析师刘帅仍然认为,短期来看,市场上生姜的供应量仍然没有缺口,后期生姜价格还是不太可能出现明显上涨:

技术革新带来的是看得见的效益,效益激起了老百姓种植的积极性。大方青龙种植专业合作社就是九龙天麻的主基地之一。合作社理事长刘开松说,目前,中坝村共有178户天麻种植户,仅去年一年,通过天麻带动脱贫的贫困户就有37户179人。

刘帅:国内批发市场、外贸出口生姜需求均未见明显好转,卓创资讯认为,短期客户仍以按需采购为主,产地走货难普遍加快,老百姓地窖及冷库老姜余货暂未见明显缺口,部分圆头新姜也开始供应市场,价格行情难有明显上涨,大局以稳为主。

刘开松:质量好,产量高,群众的积极性就比较高,天麻产量逐年递增。今年我们村种植天麻1300多亩,人均收入2000多元。

目前大方天麻种植面积达到3.5万亩,经营天麻的企业8家、专业合作社30多家,覆盖全县31个乡镇,涉及农户9000多户,年产值达2亿多元,约占全国天麻总产量的5%。大方天麻的“逆袭”之路,是企业带动小农户对接现代农业的一个缩影。

数千年来,我国传统的农业生产以小户经营为主。即使在现代农业和城镇化快速推进的今天,我国土地经营规模在50亩以下的农户有2亿多户,约占农户总数97%,约占全国耕地总面积82%,户均耕地面积5亩。据测算,到2050年,我国仍将有约1亿户小农户,他们经营的耕地面积比重约为50%。因此,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小农生产仍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主要组织形式。

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副院长张红宇:农户耕种的承包地面积共计11.8亿亩,占86.1%,仍承担着我国大部分粮食生产和主要农产品供给任务;农村为二三产业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小农户是生成规模经营农户的重要载体,全国50亩以上的规模经营农户402.1万户,基本源于承包农户。

与此同时,小农户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方面,老龄化、兼业化严重。我国农业从业人员平均年龄约50岁,60岁以上的比例超过24%,兼业农户比重超过3/4;另一方面,小农户难以与现代农业有效衔接,制约了我国农业的竞争力和城乡均衡发展。

张红宇:现代农业要求大生产、大物流、大市场,小农户占有土地、装备等资源少,土地细碎化又导致其组织成本高、融资能力弱,运用现代生产技术、信息手段的能力不强,依靠自己打破农业生产的“低水平均衡”,发展现代农业的先天条件和动力不足。

要实现农民增收,就要把个体分散的小农户整合起来,与现代农业发展接轨。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刘奇表示,广大企业拥有资金、技术、人才、信息等优势,可以通过开发农业的多功能性,拉长产业链,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带动广大农户脱贫致富。

刘奇:小农户与现代化的衔接,主要表现几个方面:现代思维、现代意识、现代技术、现代设施、现代管理、现代服务、现代金融、现代人才等。与大市场的有机衔接,小农户要绑到龙头企业这个航空母舰上才能避风浪;产业链的衔接,单家单户很难,只有在龙头企业带动下才能衔接;与多功能农业开发衔接,小农户很难对农业多功能性进行开发。

刘奇认为,小农户要走向现代农业,企业是最重要的桥梁和纽带。农户和企业完全可以构建成一个命运共同体,实现双赢。

刘奇:带动小农户提升技术、思维和品质。对于企业来说,连接一个农户就是一个资源,这个资源可以变成资产和资本。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可以走在市场的前列,可以把控市场发展的走势。

小农户与企业合作的形式也多种多样。一是“企业+农户”,企业提供产前产中、产后全过程服务;二是新型合作社,涉农企业牵头,为成员现代化农业产供销全过程服务;三是专业技术协会,通常生产企业牵头,为成员提供生产全过程技术服务;四是大型生产企业合作式生产。广东的企业温氏集团,首创了“公司+农户”的模式。广东省扶贫办副巡视员宋宗约介绍,目前,温氏已在贵州区域发展了11个分公司,养猪规模达440万头,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宋宗约:公司提供种苗、饲料、药物保健和技术服务,由家庭农场统一规划的场地进行养殖生产,公司确保产品保价回收,确保农场主的合理平均利润。这一模式通过构建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将公司与农户联结为利益共同体,带动农户增收致富,得到了老百姓的欢迎。

近年来,企业和资本下乡,成为一种新的趋势。企业能够最大限度将现代要素带入农业生产领域,从而促进现代农业发展。而当企业进入农业生产领域时,必然与农业生产领域原生的小农户发生关系,并会形成多种关系模式,包括完全替代、部分替代和共生。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邓大才认为,建设性的、融入式的发展才是小农户真正需要的资本下乡模式。

邓大才:不仅发展农业,也建设农村,还能培育农民,参与村庄治理。带动周边农村的乡村建设。这是企业资本下乡的最高级的模式。企业是乡村振兴中难以替代的重要主体,资本是乡村振兴最具活力的重要动力。不要排斥它们,要把它们引到乡村振兴和现代农业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