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涨价带动饲料涨价 生猪养殖利润空间缩小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近日,我国多地鸡肉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的情况。作为猪肉的最佳替代品,分析师表示,最近鸡肉价格出现波动和非洲猪瘟疫情有一定联系。不过,这两天,鸡肉价格开始逐渐回落,毛鸡价格也开始高位回调。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饲料价格的高低直接影响着养殖户的成本,特别是在当前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之下,养猪户损失较大。近期,记者采访发现,受到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国内饲料价格一路水涨船高,进一步挤压了养殖户的获利空间。后期,虽然玉米、豆粕等主要原材料有降价的可能,但是有限的降价或许难以造成饲料价格的同步下降。

现实中并不是所有合作社都按照《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所规定的分配盈余,那么,这些合作社还是真正的合作社吗?或者说,它们还是合作社吗?我的看法是,它们当然是合作社,只是没有那么符合人们心目中的模板,没有那么符合法律条文。

记者在内蒙古扎兰屯市部分超市了解到,鸡肉价格这几天呈稳中上涨态势。金帝超市市场分析员胡珊珊分析指出,随着气温逐渐降低,肉禽类商品需求量会有所上升,后期价格仍有一定上涨空间。

中国生猪预警网分析师冯永辉介绍:目前全国瘦肉型猪的出栏均价为16.5元/斤,接近成本线。但由于非洲猪瘟疫情导致的生猪南北价差依然存在。不过,生猪价格的小幅度上涨并没有给养殖户带来更多的欣慰。一方面,在南北价差的格局下,北方生猪出栏价格依然徘徊在5元左右;另一方面,饲料价格的上涨挤压了养殖户的利润空间。近期,我国主要饲料产品价格连续3个月上涨。10月份育肥猪、肉鸡、蛋鸡配合饲料月均价分别为每公斤3.05元、3.13元、2.88元,环比分别涨1.0%、0.6%、0.7%,同比分别涨1.7%、1.6%、2.5%。分析显示,饲料价格的上涨和包括玉米、豆粕在内的主要原料价格上涨有一定的关系。

据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质量提升整县推进试点工作现场会透露,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依法登记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达到213.8万家,是2007年2.64万家的81倍。实有入社成员数11861万户,入社农户占全国农户总数的48.5%,比2012年底增加了20个百分点。

胡珊珊:与前段时间相比,分割鸡的售价有所上涨,鸡翅、脚涨幅较大。鸡翅由20元/公斤涨到22元/公斤,鸡脚由18元/公斤涨到20元/公斤。鸡脖价格有所下降,由8元/公斤下降到6元/公斤,造成鸡翅、鸡脚价格上涨的原因是饮食习惯的变化,2015年前后鸡脖、鸡大腿价格较高,现在鸡翅、鸡脚价格较高。但整只鸡分割后的销售总价变化不大。随着气温逐渐降低和年节的到来,鸡肉的价格还会有一定的涨幅空间。

卓创资讯分析师唐晓霄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玉米价格涨幅已经超过10%。

2017年底,依法按交易量分配盈余的合作社数量是2012年的2.5倍。2017年,全国合作社实现经营收入5890亿元,可分配盈余1100亿元,为每个成员平均分配1644元。合作社为成员提供统供统销、统防统治、统耕统种统收等经营服务总值达到1.17万亿元,53%的合作社实现产加销一体化。

前一阵子,北方多地鸡肉产品价格出现了明显上涨。北京水屯市场分析师师清才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受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

唐晓霄:10月份以来,玉米价格持续上涨,进入11月份涨势更猛,截止12月3日,全国玉米均价在1909元/吨,较上个月环比上涨64元/吨,环比涨幅3.47%;同比年涨幅14.86%。其中东北地区11月份累计涨100~120元/吨,华北和南方地区累计涨60~80元/吨。

原料涨价带动饲料涨价 生猪养殖利润空间缩小。上述数据表明,农民合作社正在农民增收、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在各地的典型调查结果也一再证明了这一点。

师清才:主要原因是受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人们对猪肉的消费有所减少,导致被誉为“猪肉最佳替代品”的鸡肉销量增加。经过这一轮调价之后,市场供应比较充足,经销商加大了供货力度,受需求量增加的影响,价格还是出现了波动。

今年入秋以来,玉米价格持续发力。特别是东北地区,数据统计显示,黑龙江地区三等玉米收购价稳定在1650~1790元/吨;吉林地区企业玉米主流挂牌价稳定在1750~1850元/吨,个别地区偏高达1900元/吨;辽宁、内蒙古地区玉米价格区间为1750~1900元/吨。甚至有的企业的收购价已经涨至2000元/吨,今年开秤以来首次突破1元/斤。唐晓霄介绍,玉米价格上涨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市场供应、农户、收储均有影响。

尽管如此,社会上对于农民合作社的各种非议一直不绝于耳,尤其在理论界,“假合作社”“空壳社”“套取补贴”等判断一直存在。也就是说,对于同一种现象,人们的认识居然截然相反。这就有点意思了。我们究竟应当怎样评价当前合作社所发挥的作用呢?

不过,卓创资讯分析师高翔表示,近期鸡肉产品价格已经逐渐回落了,产品市场交投滞缓,厂家库存攀升。

唐晓霄:首先,今年东北地区新玉米上市时间延迟了半个月,导致新粮供应整体后移,供应紧张支撑价格上涨。其次,新粮上市之后,市场减产预期炒作较强,农户持续惜售看涨,导致基层售粮很少,价格一路走高。最后,进入10月初,中储粮直属库开始收购玉米,时间较去年提前一个多月,且收购价格远高于市场主流价格,对市场心态有支撑,也带动玉米价格上涨。

其实,当人们评价合作社的时候,头脑里面必然有一个标准,这就是成立于19世纪40年代英国的罗虚代尔先锋社。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标准的合作社,由28位成员组成,起初每人入股一英镑购买面包、黄油等消费品建立合作社商店,每个成员按照市场价格到合作社商店购买消费品。

高翔:近期鸡肉产品价格持续回落,板冻大胸全国均价由16000元/吨跌至14700元/吨,大琵琶腿全国均价由18900元/吨跌至16500元/吨。产品市场交投滞缓,贸易商多观望市场,厂家库存攀升,加之毛鸡价格松动,产品价格下滑明显。

相比之下,豆粕的价格近期持续下跌。10月中旬以来国内豆粕现货价格震荡下行,累计下跌300多元,截止11月中旬最新均价为3260元,其中辽宁地区3280元,山东地区3240元,广东地区3270元,华东地区为3260元,区域价差缩小。但是卓创资讯分析师王文深介绍,全年来看,豆粕价格总体是上涨的。

由于投资额和劳动量是相同的,就产生了按照交易量返还盈余的分配方式,这是罗虚代尔先锋社的创造。罗虚代尔先锋社还制定了八项原则,如入社自愿、一人一票、按业务交易量分配盈余等,被1895年成立的国际合作社联盟确定为国际合作社运动的原则从而推广到全世界。中国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也采纳了罗虚代尔原则。换句话说,当人们评价一个具体的合作社的时候,总是拿它和“模板”——罗虚代尔先锋社进行比较。这种分析事物的方法是正确的吗?

而与此同时,毛鸡价格开始高位回调,分析师预计,短期内毛鸡价格将以稳中震荡为主。

王文深:2018年豆粕行情波动较大,有涨有跌,总体上涨。集中上涨的阶段主要在2~3月以及9~10月两个阶段,下跌主要集中在4~6月以及10月至今。

我们已经知道,罗虚代尔先锋社是一个消费者合作社,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同质性,即每个人的投资额是相同的,投入的劳动量也是相同的。而中国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大都是异质的,一般为专业大户带动,所需资金也大多为少数人投资。这样的合作社如果严格按照交易量进行分配盈余,显然是不公平的。

高翔:近期毛鸡价格高位回调,厂家自身产品库存上升,产品价格持续下滑,有停产止损情况。由于毛鸡整体供应量仍显不足,短期内毛鸡价格或以稳中震荡为主,不乏小幅回调可能。

正是由于当前作为饲料原料的豆粕价格依然偏高,饲料企业表示难以承受,中国饲料工业协会10月26日批准发布了《仔猪、生长育肥猪配合饲料》《蛋鸡、肉鸡配合饲料》两项团体标准,倡导高效低蛋白日粮体系应用,希望养殖业豆粕年消耗量降低约1100万吨。另外近期,维生素,生物素,氨基酸等药物上涨,促使一批饲料企业陆续发出涨价的通知,甚至有企业将饲料价格上调75元/吨。未来,分析师表示,玉米、豆粕都有可能出现下跌。

《农民专业合作社法》规定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合作社盈余返还方式:“在弥补亏损、提取公积金后的当年盈余,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可分配盈余。可分配盈余主要按照成员与本社的交易量比例返还。可分配盈余按成员与本社的交易量比例返还的返还总额不得低于可分配盈余的百分之六十;返还后的剩余部分,以成员账户中记载的出资额和公积金份额,以及本社接受国家财政直接补助和他人捐赠形成的财产平均量化到成员的份额,按比例分配给本社成员。”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投资者的权益。

经历这番高涨后回调,卓创资讯分析师高翔认为,非洲猪瘟对鸡肉产品消费确实有利空影响,但效果也有限。近期鸡肉产品的涨跌,仍然和上游毛鸡关系密切。

卓创资讯玉米市场分析师唐晓霄:目前玉米价格已涨至高点,继续上涨空间不大。东北及华北深加工企业玉米价格小幅回落。需关注12月份基层农户的售粮进度,预计中旬前后玉米上量或逐渐增多,中下旬玉米价格有下滑的风险。

其实,无论按照交易量返还还是按照投资额返还,都是按贡献分配的一种具体形式。而在现实中,我们很难判断哪个要素对合作社盈余的具体贡献。理论上讲,或者从罗虚代尔实践看,合作社盈余是成员的交易量带来的,但那是投资额相同前提下得出的结论,而现实中合作社的投资额差距很大,有可能一个合作社的投资主要来源于少数几个成员。那么,在《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大框架下,按交易量和投资额返还盈余比例的确定就要看二者(当然是背后人的因素)之间的博弈了。

高翔:作为猪肉的主要替代品,肉鸡产品市场有所提振,但由于国内鸡产品价格较高,市场接受能力仍然有限,这一提振效果有限,近期产品价格的涨跌仍然和上游毛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卓创资讯豆粕分析师王文深:基本面看,供应端压力较大,且南美大豆有望提前上市加重压力;需求端受到非洲猪瘟以及低蛋白日粮等事件影响,豆粕需求下降预期较为一致。

如果投资者的投资变成了特定的固定资产,需要更多成员的资源与之匹配,投资者就会选择让利给成员,按交易量返还比例就会提高。比如投资变成了拖拉机等农业机械,需要成员入股的土地与之匹配,投资者就会通过提高对土地入股成员盈余返还比例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成员加入合作社。反之,如果是普通成员更需要合作社的固定资产,则按交易量返还盈余的比例就会相应降低,而按投资额返还的比例就会增加。如水果、蔬菜产区合作社成员更需要销售产品,甚至只要能够把产品销售出去并且价格合理就可以了,而合作社中少数核心成员恰恰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一般成员并不要求按照交易量返还盈余。可见,现实中出现的合作社类型很复杂,盈余返还类型也很多,不可一概而论,更不可以把现有法律的规定硬套在所有合作社上。

卓创资讯分析师高翔表示,目前鸡肉产品市场整体交投比较缓慢,再加上厂家产品库存量增加,供需面利空产品市场,所以预计鸡肉价格将有稳中下滑的可能。

虽然饲料的原料价格有下降的空间,但是专业人士表示,原料下降的幅度有限,这或许会让饲料生产厂家停下涨价的步伐,但是很难开启降价通道。除了养猪户以外,其他畜禽养殖户也应该及时采取多种手段调控成本,减少损失。

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实中并不是所有合作社都按照《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所规定的分配盈余,那么,这些合作社还是真正的合作社吗?或者说,它们还是合作社吗?我的看法是,它们当然是合作社,只是没有那么符合人们心目中的模板,没有那么符合法律条文。但它们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分配方式,从而调动了投资成员和非投资成员两个方面的积极性,使合作社的发展更顺畅,速度更快,质量更高,对社会的贡献更大,何乐不为呢?另外,必须注意的是,国家财政支持的方向一定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合作社的,尤其是国家级和省级示范社,对盈余返还方式的要求极为严格。

高翔:近日产品市场整体交投滞缓,下游市场需求略显疲软,加之厂家产品库存有所攀升,供需两面利空产品市场,产品价格稳中仍有下滑风险。由于白条鸡生产周期比较短,再加上蛋鸡的淘汰鸡会补充白条鸡的市场,所以经过此轮调整之后,后期还是会呈现平稳运行的状态。

现实中,的确有一些“能人”领办合作社是为了套取政府的财政补贴,而且部分合作社还真的“套取”到了;也的确有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政绩”而扩大合作社注册的数量。但对于这些现象要规范的实际上更多是政府的行为,因此,板子不应该全打在合作社身上。

北京水屯市场分析师师清才建议,养殖户补栏要适量,维持相对稳定的供求关系。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合作社研究院院长)

师清才:建议养殖户不要盲目补栏,导致供应过于充足,最后造成集中上市,价格不理想。可以适当进行补栏,维持正常的情况。